|
公司凝聚了素质高、技能强、深谙物流管理的人才,拥有经过专业培训的装卸队伍,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管理经验并提供良好的服务。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大学生就业成问题 东莞再现招工难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7-01 08:29 浏览量:

据了解,进入8月,还有相当多的大学毕业生没有找到工作,就业成问题。与此同时,外地媒体接连报道东莞不少镇街用工需求上升。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刘志庚日前会见中国建设银行客人时也表示,&凯发国际娱乐官网ldquo;东莞现在出现的招工难,特别是招普工难的新情况,是经济向好的一个难得的好信号。”一线企业为什么出现招工难,有什么特点,原因何在,如何应对?为此,本报特策划招工难系列调查,今天刊发“上篇——用工荒袭莞”。明天敬请继续关注“下篇——何处寻普工”,本报记者将为您剖析招工难的原因和对策。

昨日上午,莞城智通人才市场B栋3楼,窗外暴雨如注,屋内人声嘈杂。

如果人比雨还多,李彦玲或许有理由高兴。身为茶山美利谷箱包人力资源部经理,李在招聘摊位前张罗了半天却只收到7份应聘简历。公司最紧缺的冲钉、车工和手工等一线普工岗位无人问津,这将可能影响到美利谷排到12月的订单出货速度。

也许李彦玲还不知道,上周,也就是8月第一周,东莞劳动市场上的求人倍率已从今年3月最低的0.76一路飙升至1.51。也就是说,每151个劳动岗位只有100个人在搵工,“世界工厂”在盛夏邂逅招工难。

玩具食品箱包用工急得慌

“老板订的任务是招300人,现在还差120多人。如果能帮助招工,愿意支付30元/人的介绍费。”

“招不到普工。”李彦玲摊开双手拉低声音说,“等了一上午,一个普工都没捞到。只有一个人来问冲钉岗位,但没投简历。”

美利谷主攻箱包,其产品全部出口欧美,现有员工300多人。这次招聘会上,公司要求李彦玲招收采购员和成本分析员各1个,冲钉、车工和手工等一线普工越多越好。

对上午的招工结果,李彦玲并不觉得惊讶,“我们在工厂外拉了横幅,也没招到人。订单已经排到12月了,但工人还缺100多。”

比李彦玲更着急的是同在茶山的华美食品。这位“月饼大佬”从6月份起订单就不断增加。据公司企划部负责人吴义祥透露,华美6月份的订单环比上升了60%,7月份虽然略有下降,但是依然保持着至少45%的环比增速。

但华美食品之前的人力配置,根本不能满足当下“旺季”。华美人力资源部负责人周经理告诉记者,今年的情况比较特殊。“去年年底至今年年初,整个东莞的食品行业都还处于低谷,因此基本都采取削减人力的措施。但是,自5月初以来,大家都感觉人手紧张。”周说,公司预计到形势后从6月份就开始储备人才。“6月初茶山工厂有700多人,现在已经扩充到近1400人。”

在茶山茶园商场附近,记者看到,仍有不少食品企业在摆摊招聘。一家饼干厂招聘负责人告诉记者,该公司已经连续在此招聘了两个月。“老板订的任务是招300人,现在还差120多人。”该负责人告诉记者,如果能帮助其招聘员工,愿意支付30元/人的介绍费。

同样在大肆扩充人手的食品企业还包括思朗、圣心、金娃等。思朗食品公司董事长袁汉思告诉记者,为了招到企业急需的员工,公司每天都会派出几辆卡车去人才市场、人口密集的广场、十字路口等招聘,同时还会通过POP海报的形式张贴在工厂门口及周边工业区内。

与茶山一路之隔的东城周屋工业区,记者在街口楼顶看到一条已经褪色的招工横幅,“龙昌玩具:信誉好,订单足。”

同处一街的通华液晶有限公司的大门外,也打出招工启事,间或有几个求职者凑近厂门向保安打听。

龙昌董事总经理助理兰杰洲告诉记者,公司现正在“大量招普工。”“其实公司一直在招人,只是近一段时间招工的数量更大。”兰杰洲说,公司刚刚从外省的劳工市场“调来”了200人,但是根本满足不了企业的“胃口”。

记者走访英德玩具、康大玩具等几个企业,结论同样是普工缺口很大,其中英德要招100人~200人,而康达也直言还要再招100多个普工才够用。

英德玩具负责人文娟介绍,现在工厂订单情况好了一些,用工量也就随之增加,所以企业也开始大量招工。她同时告诉记者,现在企业的员工特别不稳定,所以企业的招工也一直在进行。而康达玩具经理杨木生也告诉记者,企业还要再招100多个普工,订单好了,找人却又变得紧张。现在企业正在动用一切力量,打招工横幅、人才市场淘人、员工介绍等方法同时进行。

用工需求回至去年同期95%

从4月开始,求人倍率恢复到1以上,4到7月依次为1.34、1.38、1.20、1.38,呈逐月上升趋势,8月第一周,统计的求人倍率上升至1.51,相当于每151个劳动岗位只有100个人在求职。

招工难现象在市劳动局的数据中也得到了印证。市劳动就业中心在最近上报给市政府的一份用工情况报告中提到,“全市企业用工需求向上转向,6月和7月出现局部招工难”。

东莞市劳动局就业服务中心主任萧欣欣向记者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去年全市用工需求逐季走低,一至四季度分别为28.5万人、19.6万人、15.6万人、10.9万人,第四季度下降幅度尤为明显。而进入今年,用工需求转向上升,一、二季度分别为12.99万人、18.7万人,分别较前一季度上升19%和44%。二季度更是已恢复到去年同期95%的水平。

智通人才市场公共关系部经理蔡晓梅告诉记者,4月份,6000多家企业进场招聘提供5万多个职位,而求职者有7万多人。但到了5月,约9000家企业提供岗位近9万个,其中以电子、服装、家具、食品、印刷等行业表现尤为突出。质量、安全、环境管理、五金模具、包装、印刷、贸易采购、物流等文职岗位员工也很抢手。5月份岗位大大超过4月,但求职者却迅速下降到6万多人。职位多过求职者的局面一直延续到整个6月和7月。

去年金融危机后,为密切监测金融危机对用工需求的影响,市劳动局对长安、厚街、凤岗、常平、塘厦、高埗、石碣等七个就业容量较大的镇街劳动力市场进行定点监测,供求状况每周一报,测算出具体的求人倍率。

记者在月报汇总数据中看到,2月的求人倍率分别降至0.82,是东莞该指标5年来首次降至1以下。3月份更是跌倒0.76,以往的招工热季却成了用工需求的冰季。

但从4月开始,求人倍率恢复到1以上,4到7月依次为1.34、1.38、1.20、1.38,呈逐月上升趋势,8月第一周,统计的求人倍率上升至1.51。“这相当于每151个劳动岗位只有100个人在求职。”萧欣欣说。

劳务派遣公司告急

“每天都有10多个企业找我们要工,如果不计较薪酬,1万人安排下去也没问题。”

巨大的用工缺口给劳动合同法夹缝中艰难求生的劳务派遣公司也带来一丝热意。但这次招工热来得实在是太快,毫无预兆,以至于劳务派遣公司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大朗犀牛陂大冚墟正街一巷,打工三年后,相先生在这里“孵”出了恒信劳务输出公司,十年风雨,一手拉扯起来可谓阅尽艰辛。

“我主要从老家陕西商洛一点点带人出来,最多的时候一年要带1000多人,这些年已让1万多人在东莞就业。”相先生的恒信劳务输出公司俨然商洛驻莞办,好不热闹。

金融危机浪潮打来,劳务派遣形势大变。从恒信输出的老乡“走的走,回的回”,熬到去年年底最低谷的时候只剩100多人。今年5月以来风向再转,接听记者电话时,相先生以为记者要工,劈头就问“要多少人”。“现在天天有老板给我电话,这个月开始要工要得特别多。”相先生说,现在公司的员工增加到300多人,但根本没法满足客户电话要求。

南城的百思特劳务派遣公司负责人谢小姐也抱怨人手不够用,“每天都有10多个企业找我们要工,如果不计较薪酬,1万人安排下去也没问题。”

相先生想方设法从商洛拉人过来,但过来的年轻人还是越来越少。“家里现在有钱了,这些孩子不太愿出远门,都窝在近一点的西安打打工。”说起找工难,相先生比上述美利谷的李彦玲更无助,“放着钱都没人来挣。”老乡身上不灵光,恒信现在只得转向云南和贵州等更贫困的地方。

百思特的谢小姐也是直言不讳,在东莞,如果月工资少于2000元可能很难挖到人了,至少要保持1800元以上。现在想从内地找人,1500元以下更是免谈。

普工月薪2000也难求

80后和90后的年青一代,干活嫌累,好打架,又不服管,愿意上生产一线的非常少。

薪资也不全是万能的。

李彦玲告诉记者,美利谷文员月工资在1200元左右,而一线普工“稍微辛苦点就能拿到2000元以上”。

智通人才市场统计的近几个月岗位需求中,生产人才占到40%,销售占15%。记者在智通人才市场招聘现场却看到,助理、分析员等文员性岗位前大摆长龙,但冲压、修模等生产性工种应者寥寥。五金企业普遍显示技工难求。

“我们也预料到了这一点。”李彦玲说,公司现在每月的员工流动率都在10%以上,“年青人进厂上制造一线,一个礼拜坚持不了就跑掉了”。考虑到这种情况,美利谷在冲钉、车工和手工三个普工岗位的招聘条件中将年龄放宽到25岁到38岁,但还是没有人愿意吃这个苦。

从招人开始,李彦玲连个冲钉培训的人也没找到。昨日在智通人才市场忙活一上午,普工还是一个没捞着。

上述恒信劳务相先生对这种“嫌普工偏文员”的现象深有体会。“刚开公司那会,来的老乡中以六、七十年代居多,有事情就干,不分岗位,现在却大不一样。”相先生说,80后和90后的年青一代,干活嫌累,好打架,又不服管,愿意上生产一线的非常少。

缺工不只在东莞

今年4月份,深圳由年初的岗位缺口首次转为了用工缺口,比东莞提早了一个月。

如果东莞缺工的情况只是让人窥得“招工大军”一隅的话,那么一向被认为是“风向标”的深圳同样经受着缺工的煎熬。

据深圳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对外公布的数据显示,自今年4月,深圳由年初的岗位缺口首次转为了用工缺口,用工缺口数为2.3万人,比东莞提早了一个月。进入6月,深圳的用工缺口更是超过6万人。深圳劳动人力市场的求人倍率从今年1月份的0.74一路上升为6月份的1.14。

深圳、东莞两大用工的风向城市用人紧张,似乎表明了珠三角出口情况的向好。而最近,广东省统计局的一份向调查结果,也佐证了广东“用工”情况的好转。

广东省统计局近期对全省598家企业开展了季度用工情况重点调查,其结论是:“从2009年二季度开始,广东企业用工需求呈增长趋势。”

据报道,来自温州市职业介绍服务指导中心的一组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温州市登记招工的单位达到7060家,比一季度增加420家;同时,用工需求总数则上升到113979人,增长了近20%。

同时,相对今年一季度,温州市招聘工种和需求总数分别达到1328种、113979人,亦分别增加了292种、22771人。而与此同时,求职人数却出现罕见下滑:二季度登记的求职人员数为51348人,相对一季度的66020人,反而减少了20%以上,整个温州市场上的劳动力缺口将近5万人。